FANDOM


Cquote1
哦,她就是收到同样的一封信,然后就不见了——进了那所学校——每逢放假回来,口袋里装满了蟾蜍蛋,把茶杯都变成老鼠。只有我一个人,算是把她看透了——十足一个怪物!可是我的父母却看不清,整天莉莉长、莉莉短,家里有个巫婆他们还美滋滋的!
Cquote2
——佩妮对哈利·波特说道[src]

佩妮·德思礼 (Petunia Dursley)(1959年1997年年在世)是一个麻瓜,是伊万斯夫的大女儿,也是麻瓜出身女巫莉莉的姐姐。童年时,她断绝了与妹妹的关系,拒绝与魔法世界有任何接触。

成年后,她嫁给了麻瓜弗农·德思礼,并有了一个儿子达力。不过,在莉莉被伏地魔杀死之后,佩妮成了她的侄子哈利·波特的监护人。那时的哈利还只是一个婴儿。她让一直哈利睡在楼梯下面的储物间里,直到哈利即将年满十一岁时,她和弗农才允许他搬进家里最小的卧室。尽管如此,她还是习惯性地忽视哈利。1991年,在看到哈利即将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读书时,她非常生气。为了防止受到伏地魔和食死徒的攻击,佩妮和她的家人于1997年搬离了原本的家。第二次巫师战争结束后,她有了几个孙辈

传记

早年生活

Cquote1

莉莉·伊万斯:……我很难过,佩妮,我很难过!你听我说——也许我一到那儿——不,听我说,佩妮!也许我一到那儿,就能找到邓布利多教授,说服他改变主意!
佩妮·伊万斯:我才——不想——去呢!你以为我愿意到某个荒唐的城堡里去,学着做一个——一个——你以为我想成为一个——一个怪物?
莉莉·伊万斯:我不是怪物,这么说真难听。
佩妮·伊万斯:那就是你要去的地方,一个专门给怪物办的学校。你和那个姓斯内普的男孩……怪胎,你们俩都是怪胎。幸好把你们跟普通人隔开了,那是为了我们的安全。

Cquote2
——佩妮在9¾站台上对妹妹说道[src]
Areilla Paradise

20世纪70年代的佩妮·伊万斯。

佩妮是麻瓜伊万斯夫大女儿。她有一个名叫莉莉的妹妹。然而,莉莉有许多不寻常的能力,比如可以在不接触的情况下,让一朵花的花瓣在手心中一开一合。这让佩妮心中五味杂陈,既嫉妒,又不以为然。 佩妮的父母称赞莉莉的能力,这可能是她产生嫉妒的原因之一。

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一个也住在科克沃斯的男孩[1],他有着和莉莉类似的能力。佩妮和斯内普从一见面起就看不起对方。不过莉莉却被斯内普吸引住,两个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在听说莉莉收到了来自霍格沃茨的信,得知自己是个女巫之后,佩妮也给阿不思·邓布利多写了一封信,询问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到那里去上学。尽管邓布利多的回信写得很委婉,但佩妮还是感觉受到了伤害,觉得自己被冷落。莉莉的能力可以让父母感到骄傲,而她却不能。从这以后,佩妮决定和魔法世界一刀两断,经常把莉莉说成是“怪胎”。

与弗农的婚姻和与莉莉的隔阂

到了20世纪70年代,佩妮离开了在科克沃斯的家,到伦敦去学习打字。这帮助她得到了一份文职工作。她在工作中遇见了初级主管弗农·德思礼,他看起来很平常,但佩妮仍觉得他很有感染力。弗农也看上了佩妮,两个人约了几次会,期间主要是弗农谈论自己对于世界的平庸看法[1]

1977年前后,弗农在他母亲家的起居室里向佩妮求了婚[1][2]。佩妮欣然接受,但私下却担忧她的未婚夫将如何看待她还在霍格沃茨七年级的妹妹。在一次约会看完电影之后,他们坐在车里看着刚才购买炸香肠的那个油炸食品店。佩妮最终鼓起勇气,将莉莉是个女巫的消息告诉了弗农。弗农虽然感到十分震惊,可他还是向佩妮保证,自己不会因为这个而疏远她[1]

Dursleys 1980s

佩妮与她的丈夫和儿子。

佩妮和弗农与莉莉和她男朋友詹姆·波特的初次会面非常糟糕。为了让詹姆记住他,弗农试图向他介绍自己开的车。而当詹姆开始介绍自己的比赛扫帚时,弗农开始觉得他肯定靠着失业救济金生活。詹姆向弗农解释道,他的父母在古灵阁留给他一大笔金子。弗农搞不清自己是不是被耍了,变得越来越生气。这次会面最终不欢而散,弗农和佩妮冲出了餐馆,而莉莉哭成了泪人[1]

佩妮和弗农结婚后,两个人住在萨里郡小惠金区女贞路4号。由于害怕莉莉的出现会让自己黯然失色,佩妮拒绝让自己的妹妹担任伴娘[1]。这让莉莉非常伤心。在婚宴上,弗农不和詹姆说话,但是却小声地说他是“魔术师那类人”[1]

在此之后,佩妮和妹妹很少联系。她和弗农没有参加詹姆和莉莉的婚礼。莉莉在寄给佩妮的最后一封信里告诉她,他们的儿子哈利1980年7月31日出生了。不过,佩妮只是看了一眼,就把信扔掉了[1]。不过,莉莉曾在1981年7月31日前后写给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信中,提到佩妮在圣诞节时曾送给她一个花瓶[3]

佩妮和弗农的独生子达力出生于1980年6月23日。德思礼夫妇对自己是一个“普通”家庭非常自豪。

收养哈利·波特

Cquote1

弗农:他们的儿子——他现在该有达力这么大了吧?
佩妮:我想是吧。
弗农:他叫什么来着?是叫霍华德吧?
佩妮:叫哈利,要我说,这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普通名字。

Cquote2
——佩妮和弗农提到他们的外甥[src]
BabyHarryLeftAtPrivetDrive

哈利·波特被留在德思礼家门前的台阶上。

不过,这一切都在1981年11月1日发生了改变。这一天早上,佩妮在打开大门放奶瓶时,发现了门口台阶上的婴儿。这个孩子就是她妹妹的儿子,哈利·波特。阿不思·邓布利多给佩妮留了一封信,这封信中提到哈利的父母莉莉詹姆已经遇害,希望德思礼夫妇能够收养他。邓布利多还解释道,因为莉莉牺牲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儿子,所以只要哈利还生活在有她血脉存在的、能够称得上是家的地方,就能够免受伏地魔食死徒的伤害。由于佩妮是莉莉唯一仍然活着的血亲,所以女贞路4号是哈利唯一的庇护所[1]

在哈利到来之前,佩妮已经越发坚定地当一个德思礼家的人,避免谈论与妹妹有关的话题。虽然佩妮的心中对于和莉莉断绝关系一直有着些许愧疚——因为她心底清楚莉莉一直爱着自己——但这种感觉又很快被嫉妒和怨恨掩盖了。佩妮同样还把另一个想法埋藏在心底(她从未向弗农承认过):她很久以前也曾希望自己能够展现出魔法才能,并且被悄悄送进霍格沃茨[1]

但在读到邓布利多心中令人震惊的内容之后,得知莉莉已经英勇牺牲的她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只能将哈利收养,让他和自己的宝贵儿子达力一起长大。这是她很不情愿才做的,所以在哈利的童年里,她一直在为自己的选择而不停惩罚他。 佩妮从来没有把哈利当成是家里受欢迎的新增成员。她不断地提醒自己,她妹妹生活的那个世界已经将自己排除在外。佩妮把哈利看成是一种病,甚至让他在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住在楼梯下的储物间中,而不是卧室里。佩妮给自己的儿子达力送大量礼物,却从来不会想到哈利,尽管他们两个人年龄相仿。她让哈利在家里做各种杂务,而达力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

佩妮告诉哈利,他的父母死于车祸,而他额头上的伤疤也是在车祸中落下的。她不允许哈利问任何有关他家人的问题,也不允许他问与此有关的任何问题。她和丈夫对哈利所撒的这个谎,完全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恐惧。这种恐惧像伏地魔这样的强大黑巫师一样让他们不敢面对现实,像他们所遇到的任何困扰或者不喜欢的事情一样让他们将其抛诸脑后。不停地重复着“死于车祸”的说法,让他们自己都几乎信以为真[1]

霍格沃茨给哈利的来信

Cquote1

佩妮:弗农,你看看这地址——他们怎么会知道他睡在什么地方?他们该不会监视我们这栋房子吧?
弗农:监视——暗中窥探——说不定还会跟踪咱们呢。
佩妮:可我们该怎么办?弗农?我们要不要回封信?告诉他们我们不想让——
弗农:不,不,我们给他来个置之不理。如果他们收不到回信……对,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们按兵不动……
佩妮:可是——
弗农:佩妮,我决不让他们任何人进这栋房子。我们拖他进来的时候,不是发过誓,要制止这种耸人听闻的荒唐事吗?

Cquote2
——佩妮和弗农在哈利收到来信后的交谈[src]
Letters

佩妮的侄子制造“麻烦”。

1991年,当哈利收到来自霍格沃茨的信时,她和自己的丈夫保持了一致,继续向哈利隐瞒真相。他们不停地烧毁或者撕毁信件,却发现会有更多的信源源不断地寄给给哈利。于是,佩妮和全家人一起搬了出去,希望能够摆脱来自魔法世界的信件。但不管他们怎样躲藏,鲁伯·海格还是找到了他们。当海格发现哈利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是,佩妮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出了她对莉莉的各种怨恨。

在之后的几年里,佩妮仍然勉强允许哈利留在她的家里度过暑假,延长血液带给哈利和她家人的保护。

达力遭遇摄魂怪和与魔法世界的联系

Cquote1

弗农:这摄魂怪又是什么古怪玩意儿?
佩妮:他们看守阿兹卡班巫师监狱。
哈利:你怎么知道?
佩妮:好多年前——我听见——那个可怕的男孩——对她说起过他们。

Cquote2
——佩妮提及魔法世界的事物[src]
Petunia Dursley OOTP

1995年的佩妮。

哈利五年级之前的暑假,达力和哈利遭到了摄魂怪的袭击。哈利被迫使用魔法,才将达力救了下来。她告诉弗农什么是摄魂怪,无意中透露出自己对魔法世界的了解。当弗农问她为什么知道的时候,佩妮说,多年以前,“那个可怕的男孩”曾对莉莉提起过(当时哈利以为佩妮说的是他的父亲,因为他当时并不知道母亲童年时与斯内普的友谊)。当弗农命令哈利离开房子的时候,佩妮收到了一封吼叫信,告诉她要“记住最后的”。在此之后,佩妮站了出来,告诉弗农哈利必须留在家里。佩妮隐瞒了她的动机,只是说,如果哈利离开,“邻居们会说闲话的”。

离开女贞路

Cquote1
佩妮姨妈停住脚步,回过头来。一时间,哈利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好像佩妮姨妈想对他说点什么:她用古怪而胆怯的目光看看他,似乎迟疑着想说话。
Cquote2
——佩妮在离开前想和哈利告别,并祝他好运[src]
Petunia alone

佩妮和房子告别。

1997年的夏天,莉莉牺牲带来的保护即将消失。为了保护佩妮一家人的安全,凤凰社成员德达洛·迪歌海丝佳·琼斯将他们从女贞路护送到了更安全的地方。

就在他们离开女贞路之前,佩妮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希望吐露出接受哈利的话。她贴着达力的胸脯哭起来。临出门的时候,佩妮突然停住脚步,朝哈利回过头。她迟疑着想说话,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便离开了。佩妮希望哈利在之后好运,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她和丈夫、儿子一起离开了女贞路。为了防止伏地魔食死徒找到他们,折磨他们、向他们逼问哈利的去向,在凤凰社的安排之下,佩妮一家人躲到了更加安全的地方。

后来的生活

Cquote1
我认为那个时候她颤抖着想住哈利好运,还几乎要承认她对他的世界,还有他本身的厌恶,只是因为嫉妒。但是她没能做到这一点。这么多年假装成“正常人”已经让她的心变硬了。
Cquote2
——J.K.罗琳谈到佩妮在离开前到底想说什么

后来,佩妮的儿子达力结了婚,并有了两个孩子。佩妮自己也成了孩子们的祖母[4]

外貌描写

佩妮·德思礼是一个瘦削的金发女人,长着一双颜色很浅的眼睛。她的脖子“几乎比正常人长一倍”[5]。她还长了一张马脸,骨节粗大。

个性和特征

佩妮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心怀敌意、受约束的女性。她和他的丈夫一样,喜欢看起来正常的生活。佩妮不喜欢、甚至害怕魔法,还有任何看起来不同寻常的事物。她一味地宠爱自己的儿子达力,但是却一直回避哈利,因为他有许多“怪癖”。

和德思礼一家的其他人一样,佩妮是一个精神自私、欺凌弱小的人。她十分羡慕那些比自己更有天赋、更有能力的人,对她的妹妹莉莉特别如此。在哈利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佩妮都一直在欺负他、忽视他,经常把他叫成“怪胎”,从未对他表示过同情。而与此同时,她却又不停地溺爱、赞扬她自己的儿子达力。即便在小的时候,佩妮也有些令人不快、自命不凡。在她第一次和斯内普见面的时候,就开始贬低他的经济状态,看不惯他的穿着。甚至有一次,斯内普没能控制住自己的魔力,意外地让一根树枝从树上落了下来,砸到佩妮的肩膀上。

佩妮也喜欢把所有东西都弄得干净整洁,甚至到了洁癖的程度。她始终会让自己的房子保持干净,甚至会在睡觉前再把整个厨房的表面都擦一遍。她也不喜欢动物。玛姬在1993年住进女贞路4号的时候,她带来的狗利皮在厨房的地上流口水时,佩妮就畏缩了一下。佩妮同样不喜欢猫头鹰,因为当大量猫头鹰给哈利送来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被吓坏了。

佩妮可能并不才华出众,也并不是特别聪明,因为因为她在从学校毕业之后,在格朗宁公司找了一个相当无趣、又繁重的工作。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儿子达力缺乏优良品质,总认为他是个既有天赋又聪明的孩子,尽管他在学校的成绩相当糟糕。她还总是相信达力每天晚上是去找不同的朋友喝茶,而事实上达力只是和去他的“狐朋狗友”一起制造麻烦、欺负年幼的孩子。

Aunt Petunia looking shocked

佩妮因为看到大量猫头鹰给哈利送信而大声尖叫。

在佩妮的心里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能和妹妹一样,天生就拥有魔法能力。从小的时候开始,佩妮就对妹妹的能力既害怕又羡慕。当莉莉获准去霍格沃茨念书之后,佩妮给邓布利多教授也写了一封信,求他让自己也去魔法学校学习。邓布利多婉拒了佩妮的请求。在此之后,佩妮开始把巫师称为“怪胎”,把霍格沃茨称为“一个专门给怪物办的学校”。但不管怎样,佩妮从没有忘记哈利是她妹妹的儿子。尽管不是很乐意,但她还是让哈利在自己的家里生活了十六年,因为她知道哈利在这里就能有安全。

由于从小和女巫一起长大,因此佩妮比弗农更加熟悉魔法。比如,当她透露自己曾听到“那个可怕的男孩”跟自己的妹妹提到过阿兹卡班的时候,她的家人都感到十分惊讶。不过,佩妮对于这方面知识的了解还是比较有限的,她并不熟悉魁地奇变形术这样的话题。她对魔法的理解十分粗浅的另一个例子是,她相信以自己对待哈利的方式,可以将外甥身体内的“异常情况”抑制住。

关系

父母和妹妹

Cquote1
只有我一个人,算是把她看透了——十足一个怪物!可是我的父母却看不清,整天莉莉长、莉莉短,家里有个巫婆他们还美滋滋的!
Cquote2
——佩妮对哈利说道[src]
Lily Potter fullcoloured

佩妮的妹妹莉莉·伊万斯

佩妮和父母的关系可能不错。不过,他们更偏爱拥有特殊能力的小女儿莉莉。这让佩妮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并可能因此在后来的生活中非常厌恶魔法。当佩妮的儿子达力诞生时,他们已经逝世。

莉莉·伊万斯是佩妮唯一的妹妹。当莉莉的魔法能力开始显现出来时,佩妮即感到好奇,又不赞成她这样做。当莉莉和西弗勒斯·斯内普交了朋友之后,她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

在莉莉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后,佩妮偷偷地给邓布利多教授写了一封信,请他让自己也到魔法学校学习。但是,邓布利多婉言拒绝了她。自此以后,佩妮就开始把男女巫师称为“怪物”,而且尽力否认自己妹妹的存在。尽管并不承认,但佩妮的内心深处还在意着莉莉,甚至在一个圣诞节送给她一个花瓶(虽然难看)作为礼物。而当莉莉被杀害后,她可能也感到十分震惊。

弗农·德思礼

Vernon Dursley (Promo pic from Order of the Phoenix movie)

佩妮的丈夫弗农·德思礼

佩妮和弗农·德思礼在工作中相识,并在之后的某个时间结婚[1]。她认同弗农对于世界的狭隘看法,也对他的工作感到自豪。她和弗农尽可能忽视哈利,不让他参加家里的大部分家庭活动。

他们非常虚荣,非常功利,并且对于地位非常看重。他们给达力提供一切他想要的东西,甚至许多事情让他说了算。而与之相反的是,他们对于哈利非常严格,让他做各种琐事、做饭(至少是早饭),而其他的时间则把他锁回楼梯下的储物间中。不过,在哈利重新回到魔法世界中之后,佩妮和弗农对他的控制力变弱了。

并不清楚弗农是否知道,他的妻子在小时候曾希望进入霍格沃茨学习,也不清楚他是否清楚佩妮以前和莉莉的关系很好,是否清楚她与西弗勒斯·斯内普之间的故事。由于佩妮一直想展现出“正常”的一面,因此她可能并没有把这些告诉给弗农。

达力·德思礼

Cquote1
不幸中的万幸,哈利至少逃脱了你们对坐在你们中间的那个倒霉男孩造成的那种可怕伤害。
Cquote2
——邓布利多在第二次来到女贞路时对弗农和佩妮说道[src]
Dudley eating

佩妮的儿子达力·德思礼

达力是佩妮唯一的儿子。说达力是被纵容和溺爱已经过于轻描淡写。佩妮和丈夫会满足达力任何的怪念头,在他的身上挥霍情感。而与此同时,哈利则被他们完全忽视。他们经常称赞达力,尽管他事实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努力,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成就(除了他的拳击能力,但这实际上也只是他攻击性的一个延伸罢了)。佩妮从未注意到自己的儿子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并且忽视了他的许多缺点。由于她忽视了儿子的贪食行为,导致他在长大后极度肥胖。尽管达力学校的护士在报告单中告诉佩妮和弗农,达力超重且肥胖,但佩妮仍然坚持认为自己的儿子只是骨头架子大,而体重过沉只是一种青春期的暂时肥胖。

佩妮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因为她只是放纵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叫他如何做人。于是,长大后的达力成了一个懒惰、自私、没有道德观念的人。直到达力遭遇摄魂怪之后,他自己才意识到这一点。

哈利·波特

Cquote1

哈利·波特:这是什么?
佩妮·德思礼:你的新校服呀。
哈利·波特:哦,我不知道还得泡得这么湿。

Cquote2
——佩妮·德思礼[src]
DH-Promo HarryPotterFace

佩妮的外甥哈利·波特。

佩妮从来没有对哈利展现出任何的与亲情,因为哈利总是能让她回想起莉莉和魔法世界。她把哈利当成废物看待,让他在楼梯下的储物间里住了十年,还让他做家里的大部分家务。并且,她和弗农也从未给哈利过过生日。

她从未把哈利当成是自己的第二个儿子,也从来没有给过哈利他所需要的爱与亲情。哈利小的时候,佩妮从没有跟他提起过魔法世界,努力让自己的家庭看起来尽可能正常,还尽力避免更多的人知道哈利的存在。当哈利在1997年准备去寻找魂器时,佩妮非常想让自己住哈利好运,同时想承认自己虐待他只是出于嫉妒。但她最终还是没能张开口,走出了屋子[6]

霍格沃茨之战期间,西弗勒斯·斯内普纳吉尼咬死。斯内普在临死前将自己的记忆交给哈利,哈利终于了解了许多他的过去,也终于明白他为何忠于邓布利多。在哈利看到的前几段记忆中,都出现了佩妮的身影。这些记忆在不知不觉中向哈利解释了他的姨妈厌恶他和魔法的原因。小时候的佩妮嫉妒莉莉的魔法能力,还和斯内普产生了敌意。当莉莉和斯内普成为朋友,并将要到魔法学校念书时,佩妮终于和她闹翻。不过在当时,哈利更在意的是斯内普究竟忠于哪一方,而不是佩妮为何厌恶他。

哈利和金妮·韦斯莱结婚后,佩妮成了哈利三个孩子的姨婆。尽管哈利和达力之间的关系在两人成年后有所缓和,但哈利和佩妮在后来的关系仍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样,在第二次巫师战争进行得最激烈的时候,哈利还是让佩妮和家人一起转移到了更安全的地方。

西弗勒斯·斯内普

Cquote1
佩妮·德思礼:好多年前——我听见——那个可怕的男孩——对说起过他们。
佩妮在听到哈利·波特提到阿兹卡班之后的反应: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Cquote2
Severus Snape Profile

西弗勒斯·斯内普

佩妮在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西弗勒斯·斯内普。佩妮是莉莉·伊万斯的妹妹,但是与莉莉不同的是,她只是一个麻瓜。从见面的第一刻开始,斯内普和佩妮就非常不喜欢对方。蔑视一切不寻常事物的佩妮非常看不起斯内普,因为他家的经济状况很差,而且他本人看起来也十分古怪。而在另一方面,斯内普也一直对她态度恶劣,因为她既是麻瓜,又对他的穿着指手划脚。佩妮从来没有在德思礼一家人面前提起过他,直到达力被摄魂怪袭击之后,她才用“那个可怕的男孩”来指代他。

词源

在英语中,佩妮的名字“Petunia”意为“矮牵牛花”。而她妹妹的名字莉莉,在英文中意为百合花。这从名字上暗示了佩妮和莉莉的姐妹关系。矮牵牛花也是愤怒和嫉妒的象征。在小时候玩游戏时,J.K.罗琳总是给自己不喜欢的女性角色取名叫佩妮。她认为这个名字可能来自于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公众信息电影,名字叫《乔和佩妮[1]

佩妮的娘家姓是伊万斯。“Evans”是一个威尔士语或英语姓氏,源于名字“Evan”[7]。作为威尔士语的名字,“Evan”意为“年轻的战士”。它也可能是“John”的变体,意为“上帝是仁慈的”[8]

结婚后,佩妮的姓氏改为德思礼。德思礼 (Dursley)是位于英格兰格洛斯特郡的一个小镇。J.K.罗琳曾提到,她小的时候去过那里,并且很不喜欢那。所以这可能是她为这个糟糕家庭选择这个姓氏的原因。她说,“我想象不出我在德思礼很受欢迎的样子。[9]”这个小镇在维多利亚时期因煤炭开采而出名。罗琳选了这个名字,因为它听起来“沉闷而令人生畏”。

幕后

  • 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佩妮·德思礼这一角色由菲奥娜·肖饰演。
  • 电影中佩妮的外貌和原著中有区别。原著中,佩妮的头发是金色,长着马一样的牙齿,而在电影中,她的头发是棕色,牙齿也是正常的样子。
  • 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的删减片段中,佩妮曾神色凝重地站在空空的房间中。当时哈利正走下楼梯,看到她以后停了下来。佩妮说,她在这栋房子里住了二十年,而如今却要在一晚上搬走。哈利解释道,如果不撤离,伏地魔和食死徒就会找到并不择手段折磨他们。佩妮答道,她知道这些人有能力。戈德里克山谷那天晚上,不仅是哈利失去了母亲,佩妮也失去了自己的妹妹。之后,佩妮便匆匆出了门。这些话就好像是原著中佩妮想对哈利说、却没有说出的话。
  • 佩妮是原著中第一个出场的女性角色,但电影中第一个出场的女性角色是米勒娃·麦格
  • 因为佩妮的妹妹莉莉是一个麻瓜出身的女巫,因此她们姐妹会有一个共同的巫师祖先,尽管可能相隔很多代人。这意味着佩妮仍然和巫师有血缘关系,即便她假装没有妹妹。

出处

注释和参考文献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Pottermore - J.K.罗琳的写作:弗农和佩妮·德思礼
  2. 由于已知莉莉·伊万斯当时正在霍格沃茨上七年级,因此弗农求婚的时间应该在1977年前后。
  3.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11章:贿赂。
  4. 开卷之旅纽约站:J.K.罗琳谈到婚姻、写作及其他. 破釜酒吧网 2007年10月19日(英语).
  5. 参见《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第1章:大难不死的男孩。
  6. J.K.罗琳在Bloomsbury.com上的在线聊天. Accio Quote! 2007年7月30日(英国夏令时下午2:00-3:00)(英语).
  7. 名字背后:Evans
  8. 名字背后:Evan
  9. 2001年BBC在线访谈